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四医院

招标文件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四医院120中心、药局、病房改造
每月廉政 招投标中的那些“猫腻”
招标文件 眼表面干涉仪
每月廉政 在贪欲中沉沦的“专家型”院长
招标采购 中标公告
>
新闻中心
>
>
廉政新闻 斩断腐败黑手 释放医改红利
医院新闻
党建新闻
廉政新闻
招标采购

廉政新闻 斩断腐败黑手 释放医改红利

浏览量
【摘要】: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医疗改革政策破冰前行,给群众带来更多的便利。但同时,部分地方医疗中的腐败问题仍暗中滋生,并呈现出一些新动向。比如腐败从药品购销环节向医用耗材购销转移,涉案人员由医疗卫生系统的普通工作人员向高端专业型医务人员发展,等等。这些腐败问题极大地侵蚀着广大患者应得的医改红利,其危害不容小觑。   以械养医、采购腐败等“潜规则”频现   从近年来曝光的案例看,医疗领域的腐败主要存在于器械、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医疗改革政策破冰前行,给群众带来更多的便利。但同时,部分地方医疗中的腐败问题仍暗中滋生,并呈现出一些新动向。比如腐败从药品购销环节向医用耗材购销转移,涉案人员由医疗卫生系统的普通工作人员向高端专业型医务人员发展,等等。这些腐败问题极大地侵蚀着广大患者应得的医改红利,其危害不容小觑。
 
  以械养医、采购腐败等“潜规则”频现
 
  从近年来曝光的案例看,医疗领域的腐败主要存在于器械、基建、采购等环节,形式多见于抱团式、蝇贪式腐败。
 
  ——以药养医“细水长流”。医药商为医务人员输送利益的方式从单纯的药品回扣到其他财产性利益的交割,包括代理商会以过节费、劳务费、资助开会差旅费等方式给予医生各种相关的经济利益。据媒体报道,山东省蓬莱市中医医院药政科原主任聂洪邵,2010年至2016年4月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药品采购过程中,多次收受药材采购供应站、医药公司及医药经销商等送给的现金86万余元,并为上述单位在药品销售方面谋取利益。
 
  ——以械养医相互勾结。在“以药养医”受到政策限制的情况下,一些医院通过试剂、耗材或是让患者多做检查来“以械养医”,由单个秘密作案向“窝案”“串案”转变。比如,安徽省临泉县人民医院原副院长、骨科主任郭景理伙同副主任徐汝峰,曾以绝对销售份额分别收受骨科医用固定材料供应商送给的132万元、15万元。
 
  ——基建“雁过拔毛”。部分地方相关制度不够规范,以致在工程建设招投标条件和程序设置方面,院方有很大的自主权,相关负责人常常成为被“围猎”的对象。2015年3月,湖南省长沙市疾控中心食堂承包人金某某请疾控中心原主任陈发明向分管后勤同志打招呼,介绍自己的一位朋友取得了食堂装修项目,业务总额120万元。事后,金某某为感谢陈发明的帮助,给他送上了现金5万元。
 
  ——医疗采购抱团腐败。一些医疗代理商为获得准入资格或维持医疗采购的长期供货关系,而向医务人员,特别是在医疗采购推荐、申请使用等方面拥有一定话语权的负责人行贿。2011年至2015年,在医院采购药品和医疗器械过程中,浙江省丽水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徐向东、原副院长卢向红将厂商给予的3000余万元让利私设小金库,并通过小金库支出公款260余万元,用于个人购买奥迪轿车、土特产等。把医院当成“摇钱树”,两人最终被严肃处理。
 
  “抱团式”医疗腐败,既败坏风气又损害群众切身利益
 
  医疗与群众利益息息相关。从查处的案例来看,许多医疗腐败往往呈现抱团式、链条式,一个行贿人可能涉及医疗卫生行政主管部门领导、院长、科室人员等多名受贿人,严重败坏社会风气。同时,一些医院在采购药品、医疗器材方面收受的回扣、红包、好处等费用最终都会计入成本转嫁到看病群众身上,直接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
 
  从主观原因上看,医疗腐败屡禁不止与部分医务人员的职业操守缺失,放松了自我要求,存在侥幸心理有关。就拿上文提到的湖南省长沙市疾控中心原主任陈发明来说,他落马后表示:“把党对党员领导干部的要求当成教条,认为只有圣人才能达到,自己信奉的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自我降低标准,放松要求……”
 
  在客观原因上,医疗领域利益链条长,一些环节透明度低,权力缺少有效监管,为一些医务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留下了可乘之机。在医疗器械、耗材采购方面缺乏完备的制度设计和规范,导致部分医务人员自主权太大也是医疗腐败频发的一个原因。
 
  此外,待遇不合理、不规范,也成为一些基层医务人员寻租的借口。福州大学廉政与治理中心刘碧强副教授表示:“医务人员自身价值得不到对等薪酬,加上监督不到位,为其进行利益交换提供了诱因。”
 
  综合施策压缩医疗腐败空间
 
  医疗领域一旦产生腐败问题,不仅使得国家政策和医疗系统形象受到损害,而且严重侵害群众的切身利益。
 
  2017年是医疗改革的关键一年。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开出治理医疗领域腐败问题“药方”:要防范和惩处骗取套取医保资金、养老金等行为,对医药卫生等领域拿红包、收回扣、搞商业贿赂现象,要深入整治,特别要加大力度整顿药品流通秩序,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遏制药品流通环节腐败,切实维护群众利益。
 
  如何摘除医疗领域腐败这颗毒瘤,让普通患者真正享受医改红利?福建省沙县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吴江潮建议,消除医疗行业“潜规则”,扭转不正常的医商关系,要完善相关规章制度,强化监督机制、对医疗领域腐败做到“零容忍”。
 
  此外,违法成本低也是医疗领域腐败发生的原因之一,在“法不责众”心理影响下,部分医务人员容易出现侥幸心理。福建省宁化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江向荣表示,在建立涉腐医生“黑名单”制度、压缩腐败寻租空间、加大对行贿处罚力度等方面综合施策的基础上,对于医疗领域出现腐败的党员干部,应加大惩戒力度,形成有效震慑。
 
  有专家指出,要加大对医药企业行贿行为的打击力度,逐步建立对医药企业行贿行为的惩处机制,引导企业建立规范的医疗器械和药品推广体系,寻求良性竞争,从源头上斩断腐败链条。同时,要切实推动医药分开和收支两条线,探索公立医院运行的政府托底管理机制和医生合理的薪酬体系,让薪酬合理化、阳光化,让社会认可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促进医疗事业的健康发展。
 
  福建省三明市在这方面做了积极探索。通过深化医改,实行限价采购,使得虚高的药价缩水,回归合理区间。同时,还成立市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推出了药品耗材联合统一限价采购,在省级招标采购的基础上,严格执行“两票制”和“药品采购院长负责制”,并实行集中配送。
 
  三明市第一医院纪检干部李峰表示:“实行限价采购,让虚高的药价缩水。这极大压缩了经销商给医生回扣的空间。如此一来,就从源头上有效防止医生为了拿回扣而乱开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