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四医院

招标文件 职工通勤包车
每月廉政 只恨钱财聚无多 敛到手时祸来了
廉政新闻 学校党委第三巡察组在附属四院召开巡察工作动员会
廉政新闻 附属四院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主题教育中利用杨延东案件开展警示教育
每月廉政 在吹捧中迷失 在物欲中沉沦
>
新闻中心
>
>
医院新闻 卫计委副主任:中药毒副作用最小
医院新闻
党建新闻
廉政新闻
招标采购

医院新闻 卫计委副主任:中药毒副作用最小

浏览量
【摘要】:
 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医院、家庭准备好了吗?传统中医中药如何传承创新,造福百姓健康?3月9日下午13时,中央台两会特别节目《做客中央台》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   主持人:各位听众中午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我是胡凡。咱们一块先认识一下今天做客的嘉
央广网北京3月9日消息
 
 
全国政协委员王国强(央广网记者 赵娜娜 摄)
 
  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医院、家庭准备好了吗?传统中医中药如何传承创新,造福百姓健康?3月9日下午13时,中央台两会特别节目《做客中央台》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
 
  主持人:各位听众中午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我是胡凡。咱们一块先认识一下今天做客的嘉宾。
 
  16岁下乡当知青,在内蒙古建设兵团,他是身穿白大褂的卫生员;20岁在北京中医学院负笈求学,他的梦想是为民祛病的好中医;走出学校大门虽然没有号脉问诊,他坚守医疗卫生,不曾远离;作为国家中医药的当家人,他传承创新中华传统医学,造福百姓健康;作为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管理者,他牢记百姓生命大于天,制定每项政策慎之又慎;40载春秋,他铭记医者仁心的神圣职责:有时治愈、常常缓解、总是安慰。今日做客嘉宾: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
 
  主持人:好的,非常欢迎王主任来做客中央台,欢迎您。首先通过我们的电波跟全国的听众朋友跟网上的朋友们打一个招呼吧。
 
  王国强:听众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能够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大家进行交流。
 
  主持人:刚才听众朋友可能通过片花也了解到了,王主任不仅当过卫生员,而且还专门学过中医,所以想问问您,当年中医所学的最基本的望闻问切比如说把把脉什么的,您现在是不是还能够露一手呢?
 
  王国强:我16岁上山下乡到内蒙担任过赤脚医生,中医和西医都应该学,在下乡期间接触了中医的一些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的治疗。后来有机会上大学,1974年我上了北京中医学院,学习的是中药,但因为中医中药不分家,所以也要懂得中医的理论、中药的药性。我想也可能是因为我是赤脚医生出身,所以走上了这样一个学习中医中药的道路。
 
  主持人:可能过去是给病人把脉,是给家人把脉,后来是给咱们整个国家的中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在把脉。大家知道今年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改革也是全国上下都要进行的一场大的考试,所以我们今年的《做客中央台》也采取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形式来访谈,那就是给每一位嘉宾都准备了一份有声版的“改革考卷”。今天给王主任的考卷中自然是有跟您主管的、主抓的妇幼保健有关的话题,也有您特别熟悉的中医、中药方面的一些话题,提到考试,不知道您紧张吗?
 
  王国强:不紧张,如果你要考我的专业的话,我更不紧张。
 
  主持人:看来王主任是属于学霸型的,考霸型的。咱们稍候一块再来看。各位听众,在直播的过程当中,大家可以关注中国之声在腾讯和新浪的实名微博,或者输入关键词“做客中央台”的标签加上您的问题发微博,这样王主任就可以通过我们直播间的微博大屏幕直接看到您的问题。大家还可以用手机登陆搜狐新闻客户端自媒体直播间参与我们的交流互动,我们的访谈还将在央广网以及百度新闻上做音视频直播。移动互联网用户也可以使用QQ浏览器登陆央广网络,关注我们两会新闻。
 
  主持人:各位听众,欢迎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今天我们“改革考卷”的第一部分首先要进入简答题的环节。大家知道,去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央做出了放开单独二孩政策的决定之后,各地的实施细则也陆续在公布,在出台。我们知道,从1月份的浙江一直到最近的北京和天津,现在全国大约有7个省市的靴子是落地了,对很多盼望生第二个孩子的家庭来说,这肯定是一个好消息。可是我也知道,作为卫生计生系统的管理者,这样一项政策的实施其实对你们是一场不小的考验,至少是有挑战的。我们的同事在一线采访也带回来一些医院的医生和院长们的担忧,比如有一家妇幼保健医院的院长就忍不住感慨,他担心医院的床位不够。我们想这个政策实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仅仅是涉及到床位这一个问题了,大家就特别想知道,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以后,我们的医院到底准没准备好?
 
  王国强:据我了解,广大人民群众非常欢迎,认为这是一个改革,也是一个惠民的好政策,但如何把这么一个惠民的好政策真正落到实处确实是一个问题。我认为生育政策的最终结果是应该让每一个符合政策的家庭能够生育一个健康的孩子,这是真正的惠民政策。要保证每一个家庭都能生育健康聪明的孩子,确实要做好生育政策的服务工作,其中特别重要的是妇幼保健的服务工作。据现在的测算,每年将要新增200万新生的孩子,当然实际上生育结果怎么样,还要根据大家的意愿和选择,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妇幼保健的服务能力,以及刚才讲到的像床位、服务机构应该说还是存在着差距的。我想落实好这项政策,第一还是要广泛宣传,普及健康生育的政策、妇幼保健的知识,使符合政策准备生育的家庭能够获得科学的支持,了解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怀孕,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能够更好的生一个健康的宝宝,需要有些科普的知识。据我了解,现在第一胎剖宫产率很高,现在全国大概50%-60%的剖宫产率,特别是在城市里面,很多的家庭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为了省事、为了减少痛苦,干脆就剖宫,剖宫产以后在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就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说子宫的疤痕可能对第二胎会有影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我们要注意的是那些高龄产妇的高风险,高龄也就带来了高风险。
 
  主持人:像现在北京和天津的政策里头本身就规定了,比如说生第二个孩子和第一个孩子之间的时间间隔要不少于四年,包括北京还规定,生第二个孩子的妈妈要达到28周岁以上,所以可能将来高龄的产妇或者高危的产妇会不会更多,这不仅仅涉及到妈妈的健康,还有孩子的健康问题。
 
  王国强:这个政策实施最起码在这几年里头可能都面临着这个问题,一是马上就可以生育的,在育龄期以内争取要能够生,肯定就是高龄产妇。另外一个,加上二胎再加上间隔的话,那就又是高龄,所以高龄产妇就面临着高风险的生育,对这个问题应该高度重视。
 
  主持人:既然有这个预见了,咱们是不是也能够未雨绸缪?有一些什么样的方法能够把这个风险降到最低?
 
  王国强:卫生计生委为了把好事做好,第一,我们积极地推动妇幼保健服务体系的建设,要长期增加妇幼保健的服务机构、服务人员、服务设施,在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积极推进这方面的建设。第二,要盘活存量,增加增量。所谓盘活存量就是要把已有的妇幼保健机构的力量充分调动起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这次卫生和计生委机构合并以后,不仅使卫生系统有妇幼保健机构,在计划生育系统还有一个计划生育服务站。从省到乡村都有这样的计生站,计生站在提供计划生育服务的同时怎么能够把妇幼保健和计划生育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应该很好的去整合,去优化,调动积极性。
 
  主持人:单独二孩的这个政策推出以后,不仅仅是医院要准备好,其实咱们每一个家庭、咱们的妈妈们也得准备好。您刚才也说了,每个家庭都特别盼望生一个特别健康的宝宝,但我们也看到了一组数据,可能会有一些触目惊心,数据显示,我国现在是出生缺陷特别高发的一个国家,并且病种很多,目前已知的有大概8000到10000种,我们平常知道的像唇腭裂、先心病可能都属于这个里头。全国现在每年新增出生缺陷大约90万例,其中有出生的时候,临床能够明显可见的缺陷大约有25万例,发生率大概是5.6%,还有很多可能在潜伏期,后来才能够发现,可能这种情况对于家庭造成的创伤来说会更大。咱们国家出生缺陷多发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王国强:我们也关注到现在出生缺陷率呈上升趋势,每年出生的是90万例,可见、可视的是25万例,还有的是随着长大以后才发现的缺陷,比如说语言问题、听力问题等方面的一些病变,这确实应该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这一年来,我走了不少的妇幼保健院和妇产医院,我看到了几种情况特别令人担忧。一个是不孕不育。不孕不育乱求医,最后的结果可能是真正救不了的,只能救助于人类辅助生育的技术——试管婴儿,这都会影响到生育的质量。另外一个,我还看到了一些脑瘫的孩子、自闭症的孩子。我多次看到家长领着这些孩子到医院里去做治疗的时候,既看到了母亲对孩子的那种爱心、亲情,但又从她的眼神里看到无助、绝望,我感到很痛苦。其实刚才讲到了,这个完善生育政策让群众再有生育第二胎的机会,但如果我们这方面的知识、服务跟不上的话,最后家庭生了一个脑瘫孩、有自闭症的孩子,其实对这个家庭来讲是打击。尽管我们说是发生率是5.6%,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讲,那就是百分之百的灾难,而且有些疾病也很难治疗。造成出生缺陷率发生和新生儿丧生的原因非常复杂,它是由环境污染、父母的生活习惯,父母用药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的,当然也包括家长本身对科学生育这方面的知识掌握不够有关系。随着现在科学的发展,很多的遗传性疾病都能检测到,我觉得我们可能一方面需要加强在这方面的干预,提高出生人口素质,从一级预防,二级预防,三级预防来进行防治。另外一个方面,我觉得更重要的可能还需要广泛的宣传。我希望我们每一个等待生育的家庭一定要认真做好准备,选择一个最好的状态,不要盲目、仓促。
 
  主持人:各位听众,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两会特别报道《做客中央台》。其实提到医疗卫生的话题,可能跟咱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大家也都有话要说,网上的互动自然也非常热烈。在这儿我们也要请出我们的新媒体观察员海滨,直播的过程当中他也一直在帮大家搜罗网上最有代表性的大家的一些声音。接下来有请海滨带来今天的改革考卷之“快问快答”。
 
  海滨:王主任您好,今天网民的视角就很小,所以可能会问到您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比如说有网友就问了,您上一次看中医是什么时候?
 
  王国强:我基本上没有看中医。
 
  海滨:基本上没有看中医?您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您说您不怎么看中医,怎么去解读这件事情?
 
  王国强:因为我身体很好,我不需要去看病,我看中医是看望我们的老中医,我不是看病。前不久我还上了江苏南通去看望了国医大师朱良春,到了上海看了我们上海的颜德馨,然后又到南京看了我们的周仲英国医大师和徐景藩国医大师。
 
  海滨:您别说,在民间国医大师很多。
 
  王国强:没有,没有,全国一共30个,政府命名的,给他挂了绸带的就30个,而且现在又走了9个了。
 
  海滨:剩下的21个名字您都能记起来吗?
 
  王国强:都能记起来。
 
  海滨:您能给我大概说一下吗?
 
  王国强:北京的程莘农、路志正、唐由之,像上海的颜德馨,到西藏我还专门看过强巴赤列。
 
  海滨:最熟悉的是哪个?
 
  王国强:北京医院的李辅仁国医大师,应该说是最熟悉的了。
 
  海滨:您说您不看中医,那么老百姓到哪去看中医最靠谱?
 
  王国强:我们全国现在有比较完善的中医医疗服务体系,全国有3290多所中医医院,另外还有不少的中医门诊部,这些都是我们中医服务的阵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阵地,是城市里的社区,现在我到了不少地方都看到,包括我们上海、天津、北京,在社区里面最火的人气最旺的叫中医馆或者国医馆。
 
  海滨:您看人家马上就问了,我怎么判断这个中医是假的呢?
 
  王国强:我们政府办的中医医疗机构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应该都是真的。不是真的,不能让他进去。
 
  海滨:有人再问了,请问您的养生秘诀是什么,这是由于刚才您的回答引发的,您说您从来不去看医生,那您的养生秘诀是什么?
 
  王国强:我想我的养生秘诀,其实也没什么秘诀,我觉得我跟这些国医大师接触,我恰恰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他们的养生的秘诀。这些人心态都非常平和,他的目标就是看病,就是解决老百姓的病痛,当他们治好了一个病人以后,病人给他的回报就是说我吃了你的药效果很好,这是他心理上最大的安慰。
 
  海滨:您讲的这实际上是基础,如果再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有没有秘诀,什么多走路、少喝酒,这种东西有吗?
 
  王国强:这些应该说也是他们的养生秘诀。我再补充一点,我感受很深的一点,他们为什么能长寿?答案是和睦的家庭、子女的孝顺。我接触的这些大师们,真是子女特别孝顺,家庭特别和睦,对老人的照顾也特别好。
 
  海滨:这比吃人参重要多了。
 
  王国强:最好的“人参”是家庭幸福。
 
  海滨:再问您一下,经常有人问了,您经常看这些国医大师,您还记不记得让您感慨过中医特别神奇的一个什么事,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感受到的?
 
  王国强:我给你举两个例子,一个例子我还是没学中医没上中医药大学的时候,我在内蒙下乡当知识青年当卫生员,40年前了。农村那时候缺医少药,老百姓到夏天特别容易得痢疾,而且是得血痢,我就是用马齿苋、大蓟治好了很多人,这是我亲自做的。
 
  海滨:这是谁教您的还是您自己发明的?
 
  王国强:我看书的,那个时候还没上学呢,都是看书,赤脚医生手册。第二个让我非常得意的,也感到神奇的,就是遇到一个小孩,从炕上滚到锅里头,屁股坐在锅上,正好底下还烧着火,把屁股烫伤,两块皮都掀掉了。抱着来到我这儿以后,我也是从民间的偏方里得知的,用鸡蛋煮熟了把鸡蛋黄拿出来,用鸡蛋黄煎出的油,然后用油纱条,把鸡蛋的油敷在伤口上三次,不留疤痕,很好,这是我感到中医和单方秘方的神奇。这也为以后上大学树立了信心。最近发生一件事情,就是有一个老干部我们在医院里诊断出心脏的问题,早搏,一天一万多次,心率30多40来下,医生认为这必须要采取安起搏器手术。
 
  海滨:这个患者要手术了。
 
  王国强:要手术,每分钟的心率太低了。病人找我,我介绍了一个中医吃了药,到了11月份早搏降到3000次,心率提高到40多下了,现在你知道什么?现在早搏一天一千多次,心率已经提高到50次了,就是中药、中医。医院都很多很惊讶,你吃啥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海滨:一个早搏的案例,还有一个鸡蛋的神秘,关于中医药您有没有一个自己的中国梦?
 
  王国强:作为中药局的局长,优秀的医学科学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贡献,这样一个中华文化孕育的医学应该为实现中国梦,实现健康梦做出贡献。
 
  海滨:您一方面希望中医药更好的发展好,另一方面您也看到更多的医闹事件的发生,其实在两会期间都能听到,有一项调查说,九成的医生说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再选择做医生,这样调查我估计您也能听到,怎么看这件事情,您是支持的一方,还是反对的一方,反对孩子做医生还是支持孩子做医生?
 
  王国强: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作为一个医务工作的行政管理部门的领导,看到这样的一个局面,听到这样的一个统计,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任何一个国家医生应该是最受重视的、最受尊重的、最神圣的一个职业,救死扶伤。有一线希望,我们要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抢救这个病人的生命,所以白衣天使受到尊重,但是在我们国家会出现这样的一个现象,医生的孩子不愿意鼓励孩子去学医,我们的医生在岗位上还要受侮辱、挨打甚至被害,这种现象确实令人很痛心。我的孩子,我肯定是要动员他学医的。